浅析任鸿隽执掌川大时对课程的整顿

伴随科技迅速发展而到来的“知识经济”时代,对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呼声愈发高涨。而高校的教育改革中,课程改革又是其中极其重的一方面。面对现今汹涌的毕业大军“毕业即失业”的呼声,怎样调整高校的课程,使其更能适应社会需求,更能培养出社会需之人才,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任鸿隽在执掌川大时对课程的整顿,对于我们今天的高校课程改革有着重的启示作用。
关键词任鸿隽;川大;课程整顿

任鸿隽(1886—1961),字叔永,祖籍浙江归安(今吴兴县),生于四川垫江(今属重庆市),中国近代著名教育家,我国科学事业的先驱。任鸿隽参与创立了《科学》月刊和“中国科学社”,后又任职“中基会”,为我国近代科学的传播和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特别是其在川大担任校长期间,将他的高等教育思想予以践行,对川大的课程等方面都进行革新整顿,促进了川大的发展,使得川大在抗战中成为保留最为完整的国立大学之一。
1938年,教育部训令整顿全国大学课程,谓中国“大学课程除医学院外,向由各校自行规定”,因此,虽然可以“因人地之宜,自由发展”,但也带来不少问题。尤其是“若干大学,分系过早。各系所设专门科目,又或流于繁琐,一般学生缺乏良好之基本训练,所得知识难免支离破碎,不能融汇一科学学术之旨”。这与任鸿隽初到川大的观察是一致的“同学一入学校,似乎就是专门人才,所有功课都完全是专门的功课,如理院物理系则教高等物理,史学系则教各国史。这固然是很好的,不过关于很重的科学如像国文、英文、算学等,普通训练太觉缺乏。”他强调“往日有此种科学标准。不过他们中间经过多年的高中阶段,我国的中学,尤其是四川的中学如何够得上。”
在任鸿隽看来,“大学学生,重在求得研究学问门径,并不定须所学各科,均有深刻研究”。而这一点,“固有赖于教授之指导;第根本问题,则在关系各科之基本学科,非有相当了解,其道莫由”。“畴昔国内各大学,均重视专门科学之讲授,而忽于基本科学之练习,其在四川尤甚。”为此,他“规定一二年级,注重英文及基本科学之复习。三四年级,再作专门科学之研究”。任鸿隽还在第一次校务会议上,通过了议案(1)“各院系一年级英文必修课程由文学院主持,每周定为三小时。二年级则归各院自行规定。”(2)各院一年级各系国文必修课(除国文系外)以入学试验成绩优异者方得免修,其不及格者须在补习班肄业,以及格为度。”1936年,更规定“各院系一二年级定英文为必修课程,定国文为文学院一二年级、理、法、农学院三年级第一年级之必修课程”。任鸿隽对教学方面的另一个批评是“我们讲授的方法,是注重讲义。各教授讲义给同学们念念,试验时照讲义写一次,算是毕业。”他强调这个办法不符合当时教育界倡导强调学生“主动”的观念。对此,他提出“把大学各科的教法,从自动方面发展”,即“在尽可能范围内,渐渐地废除讲义制而代以参考书或概制”,其好处“就是至少使学生得自己寻一点材料或一些书籍来完成他们的讲义,而不至死守一部讲章,其他一切都可不必措意”。从“自动方面发展”的第二个表现是减少课程“以前课程太多,现在我们把各系课程减少”,目的是给学生“以一些时间去自动研究或读书”。相应地,“教授担任钟点,也相当地减少,使教授与学生,有多的实践去讨论与研究”。
教学改革的另一个大方面是使学校向“实际应用方面发展”。任鸿隽一向强调实用功能只是科学的表层,但仍注重教育和科学的实用性。同时,注意实用学科和当时国家建设乃至就忘的迫切需有关。在自然科学方面,除了与四川省建设厅合组水稻场、甘蔗实验场等,农学院还对四川各地农业作物种植及农业经济方面做了大量调查。理学院则有赴京沪平津工业考察团、食盐工业考察团等设施。这些调查活动的目的是获得对四川社会与自然情况的确切知识和数据,为四川地方建设服务。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任鸿隽心目中的教育“现代化”虽然带有“外国化”成分,但其施政依据仍着眼于四川的实际。
除了注意实用一方面外,任鸿隽特别注意加强体育锻炼,他强调体育的重性,还有更形而上的考虑,即培养学生健康活泼的精神。他曾谈到“我们参观过美国小学教育的第一个印象,就是他们养成学生的活泼精神和健全身体的注意。”事实上,任鸿隽来校不久,就有人评论说,“吾人尤感兴趣者,亦为最可爱、最可珍贵者,即四五年来之川大学生,都是沉沉暮气,鲜有蹈厉发扬的精神”,近来则“求进之心曲,饱满之精神,真有如雨后春笋,咸喜活气一团,欣欣向荣。此为川大复活的新机,亦是四川建设各项专才之深远保育也”。任鸿隽倡导的学生“现代化”政策在不同学科中取得的效果是不一样的,在农学院方面,成就极大。以至于李约瑟1943年把农学称为川大“最强的学科”。任鸿隽在川大校长任职不到两年时间,却是川大“国立化”和“现代化”进程中最为关键的时期。他所奠定的基本方针,对课程进行的整顿改革,为后任所继承。当他辞任时,教育界多为其惋惜,认为他在川大的这两年是用全部精力建立了一个崭新的川大。
任鸿隽对川大的课程改革,对于当今高校进行的教育改革而言,无疑具有重的启示作用。他的很多改革思想,对当今的教育家也应该具有深刻的启发意义。他的高等教育思想及其实践活动,应该在中国高等教育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参考文献
1.周川,《任鸿隽的教育思想及办学实践》,《高教与人才》,1994
2.谢长法,《任鸿隽的实业教育思想》,《教育与职业》,1999
3.胡先骕,《留学问题与吾国高等教育之方针》,《胡先骕文存》上卷,江西高校出版社,1995